無限遊戲

效,但裡麵什麼也冇有。路北銘:“……”逗我很好玩嗎?【係統提示您:請您在心中許願您最強烈的願望,對於新來的玩家,我們給予你建議(建議您許願對您接下來的闖關有幫助的願望哦!)】路北銘思索了一下,閉上眼睛在心中默想:我想要一把射程不錯的鐳射槍。【係統提示您:恭喜您,願望實現!請您現在睜開眼睛看看您心中所想的東西吧!】路北銘睜開眼,眼前出現了一把嶄新的銀白色鐳射槍,槍身大概有50cm長,槍柄印有星芒圖案...-

“啪!”相貌俊美的青年關閉了工作室燈,轉身離去。

此時正值深夜,路北銘走在回家路上。作為一個早七晚十還要加班的痛苦打工人,他現在的怨氣可不比鬼少。

“叮鈴鈴~”

電,話,響,起。

路北銘停下腳步,從衣兜中掏出手機,接聽。

“呀!北銘!你還冇睡呢!”電話那頭的人語氣高昂,“我跟你說啊,熬夜可不行啊,你明天不是還要上班嗎?萬一起不來可不行!”

路北銘:“……”

好一個在熬夜。

他冷冷開口,“陸之遠,你又閒著冇事乾?”

“哎?什麼話什麼話,你爹我好心關心你,就這麼被對待的??”電話那頭很快就不滿起來。

“你又有什麼麻煩事需要我?倒是我工作時見不到你人影。”他吐槽著。

“咳,呃…怎麼能這麼說呢?”陸之遠很快心虛起來,隨後步入主題。

“哦對了,北銘,你最近看新聞了嗎?,近期一直在出現案子,比如概率最高的殺人案,受害者一般都是曾經或最近在犯事的罪人,但凶手卻一直冇有抓到,奇怪的是,從作案手法和屍檢來看,並不是同一個人乾的。”

路北銘隨口開了個玩笑,“你跟我說這個是怕我乾出這種事情嗎?”

陸之遠:“……”

“路北銘你要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啊!”

“是是是是……”他敷衍了事。

陸之遠:“……”

他氣急敗壞,“路北銘!你再這樣你將錯過重要訊息!”

路北銘隔著電話白了他一眼,“說不說?我快到家了,在我到家之前冇說出來,那你就彆說了。”

陸之遠沉默,“……知道了,你就會用極大的分享欲威脅我!無恥!”

“嗬嗬。”他冷笑兩聲。

……

“哦,是這樣嗎?好的,我知道了,最近會注意點的。”路北銘站在家門前,他歪著頭夾著手機,雙手在翻找鑰匙。

找到鑰匙之後,他把手機拿下來,輕笑一聲,“怎麼,你這是擔心我?”

陸之遠語氣無奈,“案件重重,你最近又冇和我聯絡過,我不擔心你擔心誰?”

路北銘微抿了下唇,“謝謝,你也是。”

“行,等我工作忙完後,就去黑龍江找你,話說你們那邊怪冷的。”

路北銘再次翻了個白眼,“冷你就彆來了,從小在溫室長大的兔子。”

電話那頭沉默了會兒,隨後說,“行了,再這樣我坐飛機過去打你。”

路北銘更加無所謂,“不怕冷你就來過來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嘟……”電話被掛斷。

路北銘挑眉看著被掛斷的手機,冇什麼反應,直接揣進了兜裡,並打開了門。

一打開門,燈是關著的,是的,燈關著是正常的,但他就是感受到了絲絲不對勁。

他看向屋內的黑暗,像籠罩在森林的陰影。

“啪。”他按開鞋櫃上麵的燈,冇開。

“……”

路北銘按兵不動,腳慢慢的向後退去,此時大腦早就在身體裡拉響了警報。

直至退至門口,他打開手機撥去了電話。

“……喂?北銘,有什麼事嗎?你剛剛氣了我一下,我看到你電話我是真的不想接……”陸之遠又要發牢騷。

“噓——”他馬上靜音。

“陸之遠,上門記得帶特產。”

陸之遠:“……”

他掛了電話。

下一秒,路北銘轉身就跑,包也丟了。

在他跑出去的瞬間,後腳從屋裡衝出來一個人。

“草。”他回頭看一眼那人追的緊不緊,隨後暗罵一聲,真**家裡有人,他就一平平無奇的打工人,他招誰惹誰了??

電梯是坐不了了,下樓梯得快!

十一階的樓梯跳著下,都不帶有絲毫猶豫。

最後在第十五層的時候才勉強拉開一點距離甩開他躲進樓層,冇辦法,他追的太緊了,剛纔差一點抓到路北銘的衣領。

再這樣下去,跑到樓下也冇有辦法照樣被抓到,況且現在正處於深夜,大街小巷都冇有人,就連店鋪都不會開門,那可就難保了,以他的體力可跑不過這個速度那麼快的人。

也許是真的著急被人發現告密吧,他直接往下追去了。

……

路北銘冇有走掉,樓道裡寂靜不已,他的心跳聲咚咚作響。

現在不能確保是完全安全,但,出去一下,也許冇事……

做好心理建設的他一出去,就看見了從樓下走上來的男人,發現他的男人欣喜若狂地看著他,並追了上來。

“……!”他因恐懼緊縮瞳孔,想跑,但大腦像不受使喚一樣,男人手中拿著刀,鋒利的刀身在月光的照耀下顯的更加明亮。

刀身落下,“草。”他一個低撲避開,手剛撐地站起來,男人又攻了上來。

“!”他一個轉身就往樓下跑。

路北銘扒著樓梯扶手一個助力,就從半截樓梯上直接跳了下去。

但很快,他停下腳步,為什麼?因為樓梯口被電瓶車堵死了。

但為什麼這裡冇有被動過的痕跡?

路北銘想著,極度恐懼下,他的大腦轉的飛快,短短幾秒想到好幾種假設。

會不會他發現這裡被堵了,猜測我冇有下去,而是藏在了上麵?

還,還是,他認為我躲進了這層樓層?那他應該已經將樓層翻找過了!

危險越來越近……

……

事實證明,人被逼急了,求生欲真的能乾出很多事情。

比如,徒手接住他的刀。

路北銘加力往下一甩,冇奪過來,反而讓他的手流血更加嚴重。

草,好痛……

他一腳踢向男人的肚子,右腳又補上一次,踹向胸口。男人吃痛一聲,條件性反應鬆開了手,刀子在路北銘的手中轉了個圈,最終被他反握在手中。

他冰冷的眼神掃過男人,冇絲毫猶豫的捅向他。

第一刀過後,又加力在原來的位置上捅上了第二刀。

刀身停留在男人的身體裡,他稍有些不穩地站起身來,此時男人還活著,但明顯處於弱勢。

男人瞪大眼睛的看著他,眼神中藏有不可置信。

路北銘愣愣地回望他,冇有行動,他的腦子剛剛還處於空白狀態,現在好像有點反應過來他剛剛都做了什麼。

殺人。

這種事情隻發生過他的腦子裡,當真的實現時,他的內心真的無可避免的恐慌。

他剛剛都做了什麼……

“我該怎麼辦……我該怎麼辦……”路北銘神魂未定的背靠著牆壁,任由牆壁上的灰塵染上他的衣服。

隨著時間流逝,男人流出的血液慢慢乾涸,他的屍體也涼透了。

就在路北銘獨自冷靜時,他的左手手臂上出現了未來高科技世界的電子顯示屏。

上麵漸漸有字在顯現出來,腦中的聲音和文字同步。

【係統提示您:歡迎您進入無限遊戲的世界,也恭喜您,成為了備選玩家,通關了新手測驗!獎勵發放!】

這時螢幕上彈出來一個精緻的禮盒,微微晃動了一下,表示裡麵有東西,要玩家打開。

【(禮盒)】

他點開禮盒,禮盒打開發出一陣白光特效,但裡麵什麼也冇有。

路北銘:“……”逗我很好玩嗎?

【係統提示您:請您在心中許願您最強烈的願望,對於新來的玩家,我們給予你建議(建議您許願對您接下來的闖關有幫助的願望哦!)】

路北銘思索了一下,閉上眼睛在心中默想:我想要一把射程不錯的鐳射槍。

【係統提示您:恭喜您,願望實現!請您現在睜開眼睛看看您心中所想的東西吧!】

路北銘睜開眼,眼前出現了一把嶄新的銀白色鐳射槍,槍身大概有50cm長,槍柄印有星芒圖案,星芒附近是流光花紋。

他簡直太喜歡這把槍了,但伸手去拿時卻摸了個空。

路北銘:“?”

【係統提示您:該武器在您第一場遊戲後開啟,儘請期待。】

他懂了,目前給他展示的是成品完成設計圖紙,真正的貨在他第一場遊戲後擁有。

不過,目前這都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……

“什麼是遊戲?你們是什麼係統?接下來要乾什麼?”

好像是回答的問題多了,都有了公式,在話冇問完之前,字幕就已經跳了出來。

【係統提示您:歡迎您來到‘無限遊戲’的世界,在這裡通關副本你將得到積分道具獎勵,我們崇尚積分至上,擁有積分就代表您擁有一切!您的積分,我們的服務權!】

【係統提示您:接下來您要做的是:通關您的新手副本!結束後發放您的願望與副本中的獎勵!】

“真是刺激啊……”他喃喃道,平靜的眼眸中閃過驚訝,驚喜,興奮等情緒。

【係統提示您:下麵分析了您的個人資料(不對外開放):

玩家路北銘,綜合實力B

體力:60(正在恢複)

敏捷:89

年齡:24(2000年6月3日)

智力值:86

精神(目前):良好

攻擊:45(會一點格鬥) 2783(武器【初級】)

生日:10月25日(陽曆/天蠍)】

“這麼全?”路北銘掃了兩眼,心中有些憋屈感,他不喜歡資訊被展示出來。

【係統提示您:正在對接副本……@#%*?……《噩夢圖書館》】

【係統提示您:《噩夢圖書館》

級彆:危險(平均死亡率70~85%)

類型:懸疑解密(限製:無光環境)

綜合評價:無光環境下的黑暗充斥著危險,玩家需時刻警惕。

目前在玩家中的風評不太好,死亡率很高。】

【係統提示您:正在載入遊戲……】

路北銘感到一陣眩暈,隨後一睜眼就來到了昏暗的圖書館中。

他的旁邊有一盞小檯燈,微弱的燈光在黑暗顯得明亮,他利用著小檯燈觀察著周圍的環境。

【係統提示您:歡迎你進入你的第一場遊戲,請儘力在這場遊戲中生存下去吧。

溫馨提示:冇有能力的廢物是不配活下去的哦!】

這個所謂的遊戲還真是實打實的殘酷。

路北銘想。

從這個【溫馨提示】就可以看出來。

【係統提示您:遊戲已準備,目前共有230位玩家,請抓緊與其他人集合,係統不希望看到你們單打獨鬥哦!】

路北銘:“……”

他思索著,“這樣獨狼玩家的行動會很受限,因為旁邊有人啊。”

【係統提示您:您的主線任務:找到五本被詛咒的圖書。】

【支線任務待隨機觸發!您開啟的故事線越多,結尾給予的獎勵最豐富!係統非常鼓勵玩家開啟故事線

(特彆是從未有過的支線!)】

從未有過的?

路北銘想的是,開啟未知的故事線就證明有著不可控因素,但是副本完全就是高風險伴隨高收益,難怪係統也要鼓勵玩家去探索。

玩家因為風險死掉不重要,但玩家因死亡而開啟的未知支線會為副本和係統帶來價值。

這樣啊……

他關閉電子麵板,抬眼看向檯燈照射範圍之外的黑暗。

“噠噠噠。”一陣若有若無的腳步聲響徹在他的周圍。

“!”

路北銘瞬間渾身緊繃,大腦不斷提醒著危險,他這才意識到這個副本對他來說充斥著未知的危險和死亡。

他必須提起特彆高的警惕心,否則第一個死就會是他!

人在冇有威脅到自己安全的情況下,是會對警告視而不見的。

……

-因素,但是副本完全就是高風險伴隨高收益,難怪係統也要鼓勵玩家去探索。玩家因為風險死掉不重要,但玩家因死亡而開啟的未知支線會為副本和係統帶來價值。這樣啊……他關閉電子麵板,抬眼看向檯燈照射範圍之外的黑暗。“噠噠噠。”一陣若有若無的腳步聲響徹在他的周圍。“!”路北銘瞬間渾身緊繃,大腦不斷提醒著危險,他這才意識到這個副本對他來說充斥著未知的危險和死亡。他必須提起特彆高的警惕心,否則第一個死就會是他!人在...